编者注:Michael Driscoll 是 Metamarkets 的联合创始人兼 CTO。他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介绍了目前最有竞争力的几个云平台:Amazon Web Services、微软的 Azure、Google App Engine 以及 EMC Virtual Private Cloud,并分析了各自的优势。作者认为云平台的实质就是计算、存储以及网络的虚拟化(抽象),谁赢下了云平台之争,就会像操作系统之争一样成为下一个时代的新霸主。而一旦这个霸主确立,技术就会向着更高层面的抽象继续演进,那时候应用即服务型的初创企业将会百花齐放。

  很多年以前情况就已经很显然——必须找到某种方式让程序员与硬件的复杂性无缘……这一层东西就是操作系统

  —安德鲁·谭宁邦《操作系统(英文)》

  云就是企业新的操作系统,服务就是新的应用。云为下一代的服务提供庇护,从 Pinterest 到 Instagram,从 foursquare 到 AirBnB 都在腾云驾雾。这厢,为上一代的桌面应用提供接口的微软 Windows 和苹果 MacOS X 已如日落西山(注:这个结论也许下得太早,这些老牌操作系统本身也在蜕变),那厢,为上述服务提供必需的计算、存储和网络的 Amazon 之类供应商正冉冉升起。

  相对于上一辈,云这个操作系统更灵活,容错能力更高。云的这两个优势源自它的两个招牌特性:虚拟化和分布式。因为虚拟化,失效的硬件可以升级或被换出,虚拟流程可移植到新机器,几乎不会对最终用户产生任何影响。因为分布式,云可以散布在成千上万个商品化的设备中,服务的计算和带宽需求可通过灵活伸缩来满足,磁盘存储限制几乎已成时代逆流。

  云在其他方面也带来了新挑战,更确切地说又把我们带回了前 PC 时代的客户/服务器关系(注:又一次印证了螺旋式上升的哲学原理)。如果说云是更强大的主机的话,那么今天的客户端则比昔日的哑终端更加智能。新的客户机是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以及更加现代的 web 浏览器,其本地缓存与计算能力乃富交互应用之精髓。不过,管理客户机与服务器之间以及跨越不同类别客户机之间的状态会给开发人员带来复杂性。

  这个计算新世纪打开了新的市场与机遇之门。这场决定战役的主题是:谁会成为云计算王国的标准平台?

  这个赌注很大,不仅仅因为效用计算的开支增长迅速。跟以往操作系统之争一样,这也是一场生死攸关的战争,争夺的焦点是运行于云平台之上的应用之控制权。

  Amazon Web服务:王座无可争议

  Amazon 的 Web Services(AWS)初步取得领先。AWS 在其核心的弹性计算云(Elastic Compute Cloud)之上提供了一组不断扩展的周边设备,如块存储、负载均衡以及内容交付网络。2011年,AWS 的增长率为 80%,收入估计将近 10 亿美元,云服务的市场前景究竟有多大由此可略见一斑。在最近跟 22 位 CEO 的会面中我问他们有多少位在用 AWS:每个人都举手。

  Microsoft Azure:微软的双刃剑

  伟大的桌面颠覆正在发生。桌面应用正一个接一个地被同等的云服务取代,办公、财会,甚至照片编辑均如此。这些服务吸收了诸如跨设备无缝同步(Evernote)、社交、实时协作(Zendesk、Google App)等云的服务器中心架构天生就支持的特性。

  对于桌面的传统霸主微软来说,云平台当然是个威胁。但机遇并存。从目前占统治地位的桌面过渡到新的云前沿,微软也拥有其战略杠杆。微软可帮助早已经熟悉其编程 API 和运行环境的桌面开发者扩展其应用。与此类似,让微软的客户群平滑地演进到云服务当中相对也比较容易。所以说,微软携着 Azure 进入云平台领域虽然有些晚但它有居高临下的优势。微软的问题在于如何挥舞好这把双刃剑才能既可杀敌又能免于自残。

  Google 的 App Engine:失速的平台

  在为消费者开发应用即服务方面,Google 是早期的领导者,Google 的 App 套件最为人所熟知的。但是 Google 在为开发者开发自己的云平台 App Engine 方面的成就则略微逊色。跟操作系统一样,如果能够为应用开发者提供合适的工具,云平台就可以成功。

  与微软的 Azure 和 Amazon 的 Web Service 相比,App Engine 的开发者工具更高级,更面向 Google,约束更多。只支持选定的编程语言,后端存储也存在限制。结果是 App Engine 在严肃的开发者那里的被接受程度相对较低。

  尽管 Google 在创建自己的云服务方面的能力很强,借助着 Android,它在客户端生态系统的存在也不断增强,但如果 Google 希望在云平台方面与别人一决高下的话,它需要换挡才行。

  EMC 的优势:数据信任的力量

  EMC 是最后一个有竞争力的大玩家。跟 Amazon、微软和 Google 不一样的是,EMC 跟消费端 IT 的距离很遥远,主要面对的是企业。EMC 的根本优势是数据。它的服务器已经为一些全球最大型的企业的宝贵数据提供托管。这是一项很强大的战略优势,因为数据既是云价值的核心,也是其漏洞的来源。

  云从本质上来讲属于数据操作系统(如 Tim O’Reilly 对互联网的评价一样)。云服务的价值在于连接—通过电子邮件、社交媒体、业务仪表盘等与整个星球颤动的数字脉搏相连。

  不过数据不断增加的连接性也带来了漏洞风险;消费者隐私被侵犯的事件一定会越来越多。对于企业来说,很难评估数据安全性方面的敏感性。数据的价值独一无二,是不可替代的企业资产,其损失不可以金钱来进行衡量。

  EMC 已经赢得了要求严苛的企业的信任感,让他们放心将自己的数据交给 EMC。EMC 可以凭借这种信任发挥优势。相对于 Amazon 的公有云,EMC 提供虚拟私有云(VPC),EMC 很聪明,它意识到“公有云”这个词对于企业高管来说跟“公共厕所”和“公共泳池”差不多。

  风云变幻,定局待时

  云平台的王者之争至关重要,因为这跟其他的平台之争一样,这场决斗的结果也是胜者为王,赢家通吃。一旦某一初创企业将自己的数据放在了 Amazon 的 S3存储服务上,那么它再将自己的 Hadoop 集群部署在 Amazon 上也将是一个划算的选择(带宽成本更低),同样,跟其他已经在 Amazon 上面的服务提供商的协作也会更好。

  被锁定在一个平台之中的风险促发了某些云计算方面开源标准的发展,最值得注意的是 OpenStack,这个标准已经得到了 IBM、Rackspace 以及 HP 的支持。

  谁能够成为市场霸主取决于其发展势头、迁移成本、安全以及对开发者的友好程度(API 设计、标准、文档)的综合较量。胜出者将会成为下一代原生云应用及服务基础性的操作系统,并将获得丰厚无比的物质回报。

  无论谁将胜出,有远见的公司都能够继续享用云操作系统所赋予的存储、计算及网络虚拟化的好处,同时能够将自己的创造力集中在这个技术栈之上的地方。其结果将是应用即服务型初创企业的百花齐放,会对已有的技术公司和整个经济产生颠覆性的影响,好戏才刚刚开始。